新闻中心

雷士照明官方首次回应离职风波独立调查委员会
更新时间:2021-07-22

  澳新修订呋虫胺、吡虫啉等17种农药的最大残!8月14日,雷士照明发布公告,对近三月来闹得沸沸扬扬的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离职风波做出澄清。公告对吴长江的卸任缘由、员工及经销商的罢工情况等一一说明,这是雷士照明首度做出官方正面回应。针对吴长江被政府部门调查一事及其他指控,雷士照明专门成立了独立调查委员会,在公告中对调查结果进行了详细披露。

  针对之前吴长江“被调查”、“失踪”的传闻在微博上打了很长时间的口水仗。公告表示,在协助调查的过程中,吴长江认为在未来可预见的一段时期内不会回到中国。基于当时情况及上市公司有关规定,吴长江作出卸任的决定,主动选择辞去雷士照明董事长、执行董事、首席执行官、董事会所有委员会及附属公司一切职务。因此,吴长江的卸任并非像其之前宣称的“被迫下课”,而是主动请辞。

  关于之前的职工情绪波动事件,公告中也给予了明确回复。公告称,罢工于2012年7月27日停止,重庆万州工厂及重庆办事处的员工已恢复工作。而随着事态逐渐明朗,经销商的态度也有所转变。此前,36家一级经销商暂时停止向雷士发出订单,但从7月28日起,所有经销商恢复向雷士发出订单。此次罢工事件告一段落。

  公告显示,自罢工停止以来,万州工厂约55名员工、惠州工厂约102名员工已辞职,分别占万州工厂总员工数的2.6%、惠州工厂总员工数的4.1%,对公司业务经营造成的影响并不大。

  同时,公告还披露了雷士照明在上海及浙江均有工厂,在海外英国有一个销售附属公司,这些公司均正常运营。

  公告也对8月13日媒体报道的供应商停止供货传闻进行了澄清。雷士照明万州及惠州工厂共有50家核心原材料供应商,但仅有25家表示未来不再为雷士供货。预计工厂现有的存货足够维持一段时间生产,如果这种情况无法解决,公司将寻找合适的替代供应商。

  为保证公司持续、稳定经营,雷士照明于2012年7月27日成立了由执行董事、副总裁穆宇担任会长、副总裁王明华和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谈鹰三人组成的临时管理委员会,他们三人均有多年在雷士照明的高级管理经验。

  在这次内讧中,施耐德的角色很微妙。在吴长江看来:施耐德就是帮凶,它和阎焱各有各的目的。“春节前我还给朱海(施耐德中国区总裁)打电话,我说你到底想怎么样?你无非就是看上了雷士的渠道,你要什么我给你,你把你的目的明确告诉我,只要能把公司做好,我都支持你。”可是,现在以阎焱为代表的软银赛富、施耐德以及高盛,已经成为一致行动人,他们持股量已经超过30%,未来也可能会发起要约收购,以便进一步控制雷士照明。所以吴长江面对这种状况只能长叹一声。

  市场传闻8月10日之后,雷士照明将生产施耐德产品。董事会对此进行了否认,并表示,施耐德所生产的产品与雷士照明并无竞争关系,施耐德看重的是雷士照明的分销渠道;雷士照明引入施耐德不但能够拓展工程领域的业务版图,同时也能够拓宽海外市场。吴长江此前也曾对媒体公开表示,“引入施耐德是双赢之举。”但在此次离职风波爆发后,近期雷士照明的举动,无疑将施耐德当成了“假想敌”。事实上,施耐德仅占雷士照明股份总体的9.13%,比吴长江持股比例还要低。

  这场风波被外界炒作为投资人与创始人的“江湖恩怨”。其实这场风波,本质上是上市公司内部规范化治理的问题,是现代公司制度与家族式管理方式的博弈。相信,最终决定天平倾向的,是法律和规则框架。也许对这场风波的妥善处理,将成为民营企业规范治理的标杆性事件。

  此前只是和阎焱微博“交火”的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终于在等待中耗尽了耐心。他不再等待阎焱为代表的董事会的“官方回复”。近日他对媒体表示,他将以大股东身份“回归”雷士照明。

  “这帮伪董事会,什么都不管”,吴长江说,他不管董事会怎么想,先让公司正常运营起来,并相信他的员工、供应商和经销商这些兄弟们,会和他一样坚持到底。

  但雷士的中高层或许等不到吴长江的回归。雷士照明副总裁徐风云日前已正式向董事会请辞一切职务,雷士照明独立董事、飞利浦亚太区前高管KajdenDaas也已经离职。

  昨日,雷士照明在香港联交所的股票买卖开始恢复。开盘后,该公司股票一度重挫逾40%,但随后跌幅收窄股价开始回升。同时雷士照明发预警,预计截至2012年6月底利润同比显著下降,主因成本增加;需求及销售额降低;吴长江辞职。不管雷士照明的“江湖恩怨”还能持续多久,投资者希望公司能尽快恢复平稳状态。

  对于之前媒体报道的,吴长江与部分经销商及员工的利益捆绑,公告对此进行了确认,并进行了详细说明:吴长江对调查小组表示,在雷士照明首次IPO时,他曾协助一些员工和经销商购买大量股票,员工和经销商将钱汇入他的私人账户。除此之外,吴长江还承认他从经销商处获得了个人贷款。

  可以肯定的是,吴长江和经销商之间存在实质性的利益关系,联想到之前经销商的“逼宫”行为,是否像他们所宣称的为雷士照明前途考虑,还是他们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利益纠葛,的确是一个值得三思的问题。

  公告披露,董事会此前仅批准将雷士照明旗下一家销售公司迁到重庆,而吴长江未经董事会批准,便将雷士照明“部分总部”(包括CEO办公室、部分人力资源、法律、国内销售及市场推广、采购、研发、财务部门)由广东惠州迁往重庆,并与当地政府签署了相关合同文件。对此,吴长江辩称,与政府签订的仅为意向书,并不具备任何实质法律义务,因此无需董事会批准。但重庆南岸区政府代表已告知董事会,公司已与政府签署了一份“具有约束力的文件。”

  截至公告发布时止,吴长江仍未能向董事会和调查小组提供签署文件的原件或复印件。

  无独有偶,吴长江在未经董事会授权的情况下擅自“行动”并非首例,此前,他曾涉足一家名为重庆雷士房地产公司的开发事宜。公告披露,由于雷士照明在重庆万州设立生产基地,获得了一个在万州开发房地产的优惠机会。吴长江在没有知会董事会的情况下将这个万州的房地产开发机会转给雷士房地产公司。吴长江的夫人此前是该房地产公司的股东。但据吴长江所言,吴夫人于近期转让在雷士房地产中的所有权益。

  此外,公告披露了吴长江所涉及到的持续关连交易情况。此前,雷士照明与圣地爱司、重庆恩林、山东雷士、重庆恩纬西四家公司进行了关联交易。截至2012年8月7日,圣地爱司、重庆恩林、山东雷士三家公司约有2440万元未被及时向雷士照明偿付。吴长江对调查委员会承诺,尽快敦促剩余款项的支付www.fm6q.cn,另外,截至2012年6月30日,重庆恩纬西约有2500万元款项未偿还雷士照明。

  基于独立小组的调查,董事会认为,现时重新委任吴长江担任公司董事长及董事有违上市公司之守责,并不妥当。

  刘翔世界第3深圳保安集体跳楼国美价格战保钓人士遣返府谷煤矿塌方张成泽访华皇马报价易建联国酒茅台争议楼顶别墅合法台风启德 暴雨厄瓜多尔 阿桑奇小米二代发布林熙蕾艳照PS联航乘客拒登机马鞍山轮渡沉没